30例乳腺黏液癌的超声征象及与病理分型的对照分析-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flb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 目的 分析乳腺黏液癌的超声征象及与病理分型之间的关系,探讨乳腺黏液癌超声征象的临床特点。方法 选取30例乳腺黏液癌患者,观察并分析其超声征象以及血液动力学特征,其中5例随机利用弹性成像技术了解肿块内部硬度情况。 结果 超声显示单纯型黏液癌椭圆形或圆形,边缘清楚,可有侧壁声影,而混合型趋于形态不规则,后方回声衰减,边缘有“毛刺”征或者是“微小分叶征”以及沙砾样钙化。根据乳腺黏液癌的声像图表现将其分为三种类型:Ⅰ型,混合回声肿块型(6例);Ⅱ型,蜂窝状肿块型(2例);Ⅲ型,实性肿块型(22例)。BI-RADS-US分级为3级6例、4级14例、5级10例。 结论 乳腺病变的病理分型与乳腺癌超声征象两者具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利用乳腺黏液癌的超声征象及与病理分型的对照分析方法,有助于提升诊断符合率。
  [关键词] 乳腺黏液癌;超声征象;病理;分型
  [中图分类号] R737.3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15)30-0095-02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ultrasonographic features and pathological types of breast mucinous carcinoma
  LI Xia1 WANG Guangshan2 QIAN Yefang1
  1.Department of Ultrasound,Rehabilitation Hospital of Kunshan City,Kunshan 215300,China; 2.Special Inspection Department,the Third Hospital of Nanchang City in Jiangxi Province,Jiangxi Special Hospital of Breast,Nanchang 330009,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dy and analyz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ultrasonic signs and its pathological types of breast mucinous carcinoma,research the clinical value of ultrasonographic features of breast mucinous carcinoma. Methods Seleced 30 cases of breast mucinous carcinoma patients in our hospital, their ultrasonographic features and hemodynamic characteristics,including 5 cases of random use of elasticity imaging techniques to understand the hardness of mass were analyzed. Results The ultrasound showed simplex mucinous carcinoma oval or circular,clear edge,sometimes with lateral shadow;but the mixed tends to be irregular,posterior echo attenuation, the edge of a “burr” sign or “slight lobulation” and calcification like gravel. According to the sonographic features of breast mucinous carcinoma were divided into three types: Type Ⅰ, mixed echo mass type(6 cases); Type Ⅱ,honeycomb mass type(2 cases); Type Ⅲ,solid mass type(22 cases). According to BI-RADS-US grades,6 cases in Grade 3,14 cases in Grade 4,10 cases in Grade 5. Conclusion There is a very clos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athological types of breast lesions and ultrasound signs of breast cancer. Using the method can help to improve the diagnostic accordance rate.
  [Key words] Breast mucinous carcinoma; Ultrasonographic features; Pathology; Type
  临床上乳腺黏液癌属于一种十分少见的特殊类型乳腺肿瘤,此类肿瘤生长缓慢,其中单纯型乳腺黏液癌转移率低,且预后效果较好[1]。及时诊断以及治疗能够提高疗效,改善患者预后。我院2012年1月~2013年8月对30例乳腺黏液癌患者的超声征象及与病理分型进行对照分析,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2012年1月~2013年8月我院及南昌市第三医院共收集住院治疗、术前经彩超检查及术后经病理证实的30例乳腺黏液癌患者,共31个肿块(其中1例为双侧乳腺黏液癌),全部为女性,年龄43~81岁,平均64.1岁,肿块长径0.9~6.8 cm;30例中18例为单纯型黏液腺癌(含双侧1例),余12例为混合型黏液腺癌,此12例患者均合并浸润性导管癌。 1.2 仪器与方法
  使用Siemens S2000、GE V730EXPERT、日立 HV900、GE VIVID 7型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探头频率7~12 MHz,其中Siemens S2000、日立 HV900型超声仪具有弹性成像技术。对病变区行多切面扫查,观察病灶的形态、大小、边界、内部回声及后方回声,以及病灶内及周围血流情况,并进行BI-RADS-US分级。
  2 结果
  经过病理诊断,30例中单纯型黏液腺癌18例(其中1例为双侧乳腺),混合型黏液腺癌12例(均为合并浸润性导管癌),病理结果显示其中混合型黏液癌中的浸润性导管癌的比例为20%~70%不等。超声显示单纯型黏液癌椭圆形或圆形,边缘清楚,可有侧壁声影,而混合型趋于形态不规则,后方回声衰减,边缘有“毛刺”征或者是“微小分叶征”以及沙砾样钙化。本组BI-RADS-US分级为3级6例、4级14例、5级10例。
  根据黏液癌的声像图表现将其分为三种类型:Ⅰ型,混合回声肿块型(封三图2)6例,超声表现为囊实混合性肿块,内部回声强弱不等,且有实性肿块以及较大范围的散在低-无回声区,可见分隔光带回声。Ⅱ型,蜂窝状肿块型(封三图3)2例,超声表现为实质回声不均质,实质强弱不等回声内见散在小低-无回声暗区,呈蜂窝状改变。Ⅲ型,实性肿块型(封三图4)22例,声像图主要表现边界欠规则的稍低回声以及近等回声肿块,内部回声欠均匀,可见点状钙化回声。
  3 讨论
  乳腺黏液癌大约占乳腺癌总数的1%~7%,通常患者发病的年龄为25~85岁,乳腺黏液癌好发于绝经期妇女,也可发生于男性。乳腺黏液癌诊断的中位年龄较非特殊类型癌高,前者为71岁,后者为62岁[2,3]。本组黏液癌患者平均年龄为64.1岁,中位年龄70岁。黏液癌可分为单纯型黏液癌和混合性黏液癌。一般认为黏液癌最初均以单纯型发生,发展过程中向混合型分化。在组织病理学上,单纯型黏液癌又分为A型黏液癌、B型或富于细胞型黏液癌,后者常表现出神经内分泌分化。
  乳腺病变的病理分型与乳腺癌超声征象两者具有十分密切的关系。黏液癌在进行超声诊断时,往往因为缺乏特异性的影像学特征,使得诊断十分易误诊为纤维腺瘤、增生瘤化等良性病变。有研究资料表明,按照组织病理学变化情况分析,对患者进行乳腺癌超声征象检测,能够帮助医生快速、准确地进行病情诊断[4]。通过对患者乳腺肿块进行超声征象及与病理分型的对照分析,依据乳腺黏液癌声像图肿块内部回声大致可分为三型:Ⅰ型,混合回声肿块型;Ⅱ型,蜂窝状肿块型;Ⅲ型,实性肿块型。这些不同的类型,其回声症状以及病理分型各不相同。本组中单纯型黏液腺癌患者有18例(其中1例为双侧乳腺),混合型黏液腺癌患者12例(均为合并浸润性导管癌)。超声显示单纯型黏液癌椭圆形或圆形,边缘清楚,可有侧壁声影,而混合型趋于形态不规则,后方回声衰减,边缘有“毛刺”征或者是“微小分叶征”以及沙砾样钙化。在临床上乳腺浸润性导管癌往往显示出向周围组织呈现明显的浸润情况,同时也会呈现出不同程度的间质反应。而且有大量的纤维反应,患者的超声呈现出毛刺现象或者是强回声晕。且仔细观察患者肿块的肿瘤间质,可以发现含有大量的胶原纤维成分,且呈现出一种紊乱的排列,继而慢慢发生变化,形成后方回声逐渐衰减[5-7]。
  间质及胞浆内含大量黏液是乳腺黏液癌组织学特征之一,其超声声像图可表现为囊实混合性肿块,本组归为Ⅰ、Ⅱ型中。此类声像图表现易于与其他病理包括导管、腺泡扩张或肿瘤坏死、出血、分泌、退行性变等乳腺良性囊实混合性肿块声像图相混淆。Ⅱ型注意与腺病伴囊肿病鉴别,后者内部可出现为散在小点状钙化回声。若患者年龄>35岁,乳腺囊实混合性肿块中出现囊内厚分隔或/和多重分隔病变时,应高度怀疑为恶性肿瘤[8-10]。乳腺黏液癌肿块超声可显示分隔样回声,结合病史等信息综合分析将有助于提高乳腺癌的超声诊断率。对疑似为恶性肿瘤的患者,可行粗针穿刺活检以明确诊断。此外仅5例利用超声弹性成像技术了解肿块内部软硬程度,弹性评分多为3或4分,在本组中超声弹性成像检查病例少,还有待进一步完善总结[11-13]。
  综上所述,乳腺黏液癌在临床上的主要表现为肿块,且在诊断时这些肿块中有些不具备典型乳腺癌的影像学特征,使得医生易误诊为良性病变,而延误治疗。随着我国医疗水平的逐渐提升,医生对患者采用超声检查,能够直接帮助医生分析肿块的声像特征,同时结合病理分型,能够有效提高超声诊断率。
  [参考文献]
  [1] 陈琮瑛,付建民. 乳腺黏液癌的影像学特征分析[J]. 中国医学影像技术,2013,11(3):56-58.
  [2] 王小燕,韦海明. 乳腺黏液癌的超声图像及造影特征与病理对照分析[J]. 中国超声医学杂志,2012,23(3):22-24.
  [3] Anderson WF,Pfeiffer RM,Dores GM,et al. Comparison of age distribution patterns for different histopathologic types of breast carcinoma[J].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2006,15(10):1899-1905.
  [4] 向素芳,邓立强. 乳腺黏液癌30例的超声图像分析[J].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12,18(2):12-13.
  [5] 王广珊,喻茜. 乳腺囊实混合性肿块的超声与病理对照研究[J]. 中外医疗,2013,23(18):179-180.
  [6] 郭京,祖国,王忠裕. 18例乳腺黏液癌临床特点及预后分析[J]. 大连医科大学学报,2012,34(6):601-603.
  [7] 赵宏耀,田金红,田林. 乳腺黏液癌15例临床诊治分析[J].中华普外科手术学杂志(电子版),2011,5(4):47-48.
  [8] 李峻,肖祥胜. 乳腺黏液癌的钼靶X线摄影和超声影像特征对比研究[J]. 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2,32(6):18-19.
  [9] 方志沂. 乳腺癌[M]. 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07:293-295.
  [10] 范林军,姜军,赵菲,等. 乳腺黏液癌临床病理特点分析[J]. 第三军医大学学报,2003,25(23):2077-2079. 本文由wWw.lw54.com提供,毕业论文 网专业代写教育教学论文和论文代写以及发表论文服务,欢迎光临lw54.com
  [11] Bartella L,Smith CS,Dershaw DD,et al. Imaging breast cancer[J]. Radiol Clin N Am,2007,45(1):45-67.
  [12] 张涛,刘锦平. 乳腺黏液癌研究现状[J].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08,5(6):123-125.

  

You May Also Like..

基层医院采用国产尿激酶静脉溶栓治疗急性心肌梗死72例效果分析-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摘要]目的 探讨国产尿激酶静脉溶栓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的效果。方法 选取2013年2月~2014年6月在我院就诊的144例急性心肌梗死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各72例。观察组给予国产尿激酶静脉溶栓治疗,对照组不溶栓治疗。比较两组的胸痛发生率、血管再通率以及病死率。结果 观察组治疗后的胸痛发生率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观察组的心律失常发生率显著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观察组的血管再通率为75.00%,显著高于高于对照组的9.72%,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观察组的病死率为5.56%,显著低于对照组的29.1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结论 国产尿激酶静脉溶栓治疗急性心肌梗死效果显著,值得基层医院推广应用。
  [关键词]国产尿激酶;静脉溶栓;急性心肌梗死;基层医院
  [中图分类号] R541.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6)08(c)-0118-03
  急性心肌梗死(acute myocardial infarction,AMI)是一种常见的内科疾病[1],病死率很高,发病的原因是冠状动脉供血中断或急剧减少,进而使心肌发生急性缺血性坏死[2]。治疗AMI的效果与早期是否使用溶栓剂有着密切联系[3],对患者进行有效及时的溶栓治疗,能够让栓塞冠状动脉再通率有所提高[4];对患者采取心肌再灌注,可以缩小坏死心肌的范围或让濒临坏死的心肌存在[5],进而让患者保持心肌的收缩功能,改善预后[6-7]。相比于进口链激酶,国产尿激酶具有较大的经济优势,而且同样具有较为明显的治疗效果[8]。本研究选择在我院就诊的AMI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旨在探讨国产尿激酶静脉溶栓治疗AMI的效果。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3年2月~2014年6月在我院就诊的144例AMI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72例。观察组中,男性36例,女性36例;年龄为29~82岁,平均(58.1±6.7)岁。对照组中,男性34例,女性38例,年龄为37~85岁,平均(57.9±6.2)岁。两组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本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患者和家属知情同意。排除标准:休克;出血性的疾病;有严重肝肾功能障碍的患者;妊娠;在2周之内出现过活动性出血;2个月内有过外科手术或者外伤、心肺复苏史的患者[9]。
  1.2方法
  观察组在溶栓前先让患者口服300 mg阿司匹林(汕头金石制药总厂有限公司,国药准字 H44021505),然后把1 500 000 U的国产尿激酶(南京南大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国药准字 H10920040)加入到100 ml生理盐水中,静脉滴注,时间为30 min。溶栓后,让患者口服300 mg阿司匹林,1次/d,连续服用7 d后改为每天服用50 mg,让患者长期进行服用。对患者溶栓12 h以后,皮下注射低分子肝素钙7500 IU,1次/d,连续7 d。患者入院1~3 d静脉滴注25~50 mg硝酸甘油(北京益民药业有限公司,国药准字 H11020290)。在对患者进行溶栓的过程中,应密切注意患者血压的变化,及时应对突发状况,也要注意患者是否会出现变态反应。对照组不使用国产尿激酶,其他治疗方法和观察组一致。
  1.3观察指标
  观察并记录两组治疗前后的胸痛发生率、血管再通率以及病死率。冠状动脉再通标的准:①在注射尿激酶的2 h之内会有再灌注的心率失常;②在滴注尿激酶的2 h之内,患者的胸痛症状有所缓解。
  1.4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8.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治疗前后胸痛发生率的比较
  观察组治疗后的胸痛发生率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表1)。
  2.2两组治疗前后心律失常发生率的比较
  观察组的心律失常发生率显著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表2)。
  2.3两组治疗效果的比较
  观察组的血管再通率为75.00%,显著高于对照组的9.72%,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观察组的病死率为5.56%,显著低于对照组的29.1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表3)。
  3讨论
  对于心肌梗死,最根本的治疗就是对血栓进行清除,让冠状动脉得到再通[10-13]。目前,临床上常用的两种溶栓方法分别是静脉内溶栓以及冠状动脉内溶栓。冠状动脉内溶栓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提高药物的浓度,进而提高血管的再通率,但是局限性是要求的设备较高,需要有很高的科技,因此在基层医院还未被推广应用。静脉内溶栓的方法比较简单,可在基层医院实施,但是其也有一定的局限性,那就是较高的出血发生率。国产尿激酶价格低廉,是从成人的新鲜尿液中提取,无变态反应,不会有抗原性[14-15]。尿激酶的溶栓原理是把纤维蛋白酶原激活成纤维蛋白酶,进而水解纤维蛋白,最终达到溶解血栓的效果[17-20]。我院是基层医院,设备非常有限,无开展冠脉内溶栓的能力,而且大部分患者的经济较困难,而尿激酶在溶栓药物中的价格较低廉,容易让患者接受[21]。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的血管再通率高达75.00%,显著高于对照组的9.72%,与相关文献研究结果基本一致。
  本研究结果显示,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观察组的胸痛患者例数从治疗前的66例降低到治疗后的0例,胸痛发生率显著低于对照组;观察组的病死率为5.56%,显著低于对照组的29.17%。 综上所述,国产尿激酶静脉溶栓治疗AMI效果明显,价格较低廉,可在基层医院广泛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李雁君,李针,刘超,等.尿激酶与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术治疗老年急性心肌梗死的临床研究[J].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2015,31(3):163-165.
  [2]赵蓓,刘利峰,刘瑛琪,等.冠状动脉内小剂量尿激酶溶栓联合支架植入对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患者心肌灌注及短期预后的影响[J].解放军医学杂志,2015,40(8):661-665.
  [3]吴辉,杨俊,丁家望,等.急性前壁心肌梗死合并左冠状动脉回旋支左心室漏1例[J].临床心血管病杂志,2015,31(10):1138-1140.
  [4]颜景祥,鹿庆华.尿激酶联合低分子肝素与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的疗效对比研究[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4,24(25):66-68.
  [5]宋毓青,陈威,胡宏宇,等.瑞替普酶及尿激酶静脉溶栓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的疗效对比[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 32(5):1049-1050.
  [6]王小英,朱红梅,穆哈黛斯·阿不拉.尿激酶静脉注射联合卡托普利治疗老年急性心肌梗死的临床效果[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32(7):1343-1345.
  [7]刘小珍,杨伟杰.瑞替普酶溶栓治疗ST段抬高型急性心肌梗死的疗效[J].广东医学,2012,33(12):1832-1833.
  [8]杨明信,翟宝伟,魏燕妮,等.心可舒对2型糖尿病合并急性心肌梗死患者基质金属蛋白酶9和C反应蛋白的影响[J].中国全科医学,2013,16(24):2893-2895.
  [9]卢健棋,何贵新,潘朝锌,等.安心颗粒联合替罗非班对急性心肌梗死PCI术后患者临床疗效的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2014,39(5):920-924.
  [10]傅晓霞,吕健,杨帆,等.血栓通注射液对急性心肌梗死再灌注损伤防治作用[J].中成药,2014,36(5):933-936.
  [11]李妮,慕鸿泽,赵传胜.合并出血的颅内静脉系统血栓形成临床分析[J].中国医科大学学报,2014,43(6):561-563.
  [12]梁晓聪,孟凡矗刘文导,等.腔内治疗下肢动脉缺血性病变围手术期并发症的分析及处理[J].广东医学,2014, 35(11):1703-1705.
  [13]王亚蓉,郭壮波,黄丽萍.三种心肌损伤标志物对早期急性心肌梗死的诊断价值[J].南方医科大学学报,2014,34(9):1347-1350.
  [14]霍宏健,张红.尿激酶联合阿托伐他汀治疗ST段抬高心肌梗死的疗效[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4,34(22):6498-6499.
  [15]胡代军,刘[娜,尹良红.血液透析患者动静脉内瘘再次血栓形成的影响因素分析[J].广东医学,2014,35(5):677-680.
  [16]赵映,陈韵岱,田峰,等.急性心肌梗死患者急诊PCI术后无复流的危险因素分析[J].南方医科大学学报,2012, 32(2):261-264.
  [17]王德宇,陈海荣.瑞替普酶介入溶栓治疗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疗效分析[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12,33(3):298-300.
  [18]吴春燕,王文娟,应迎娟,等.血液透析患者人造血管内瘘闭塞后溶栓治疗的护理[J].中华护理杂志,2012,47(11):992-994.
  [19]王永刚,齐婧,郑刚,等.双参通冠胶囊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直接PCI术后患者的临床观察[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2,32(12):1602-1606.
  [20]胡顺玲.瑞替普酶和尿激酶溶栓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的临床对比[J].中国医药科学,2015,5(3):106-107.

血尿酸、尿微量白蛋白水平与2型糖尿病颈动脉内膜病变的关系-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摘要】 目的 分析血尿酸(UA)、尿微量白蛋白水平与2型糖尿病颈动脉内膜病变的关系。方法 2型糖尿病患者90例, 按照尿白蛋白排泄率(UAER)将其分为A组(UAER为20~200 μg/min, 40例)与B组(UAER>200 μg/min, 50例);并根据患者UA水平分为C组(UA水平升高, 38例)与D组(UA水平正常, 52例), 分别记录并比较各组患者病程、尿酸(UA)、UAER、颈动脉内膜-中层厚度(IMT)、空腹血糖(FBG)。结果 A组与C组患者病程、UA、FBG、UAER、IMT等指标分别与B、D组对比,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A组与C组、B组与D组病程、UA、FBG、UAER、IMT等指标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2型糖尿病颈动脉内膜病变的发生和患者的病程、UA、尿微量白蛋白水平等有密切关系, 所以可将UA、尿微量白蛋白水平作为检测2型糖尿病颈动脉内膜病变的重要指标。
  【关键词】 血尿酸;尿微量白蛋白水平;2型糖尿病;颈动脉内膜病变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5.33.027
  为了研究UA、尿微量白蛋白水平与2型糖尿病颈动脉内膜病变的关系, 本院选取收治的2型糖尿病患者90例为研究对象, 对其临床资料进行了详细分析, 现将其相关报告总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收治的2型糖尿病患者90例(均符合1999年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2型糖尿病相关诊断标准), 其中男48例, 女42例, 年龄48~70岁, 平均年龄(56.4±4.4)岁。按照其UAER将其分为A组40例和B组50例;并根据患者UA水平分为C组38例和D组52例。患者均无严重肝肾功能障碍、泌尿系统感染、心肌梗死、心绞痛等疾病。各组患者年龄、性别等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所有入选病例在接受检查前1 d均禁止食用高脂饮食, 禁止饮酒, 于患者次日晨起空腹状态下抽取静脉血, 检测其FBG、UA、IMT, 选择酶联免疫法测定其UAER, 并留尿24 h实施尿白蛋白检测, 选择美国BECKMAN Array360仪器及原装配套试剂。所有患者在住院7 d内接受3次UAER测定, 取其3次平均值。采用Sonos 5500 型超声诊断仪(美国HP公司生产)对患者IMT进行测量, 超声诊断仪频率设置为6~11 MHz, 患者取平卧位, 将颈前暴露, 采用横断扫查以及纵断扫查结合的方式进行, 详细分析各组患者UA、尿微量白蛋白水平和患者IMT之间的关系。
  1. 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A组、C组患者病程、UA、FBG、UAER、IMT等指标明显高于B、D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A组与C组、B组与D组患者的病程、UA、FBG、UAER、IMT等指标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 讨论
  2型糖尿病属于临床常见的一种中老年性全身代谢异常疾病, 对患者的健康威胁极大。且随着患者年龄、病程的不断增加, 其大血管以及微血管并发症发生的可能性也不断增加, 是导致患者死亡的主要因素[1]。在中老年人群中动脉粥样硬化现象存在较为广泛, 是引起患者发生多种心血管疾病的主要危险因素[2]。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和脂肪过多摄入、营养过剩、活动量少等多种因素有密切关系, 同时上述因素也是2型糖尿病患者发生的高危因素[3]。
  本文结果表明, 2型糖尿病患者颈动脉内膜病变的发生和患者病程、UA、UAER、IMT等方面均有密切关系。其中人体UA水平升高, 可促进其低密度脂蛋白氧化、脂质的过氧化及氧自由基生成, 在炎性反应中具有积极参与作用, 从而可促进人体动脉粥样硬化的出现及发展。除此之外, UA升高还可增加血小板凝聚力, 提高冠状动脉血栓形成[4]。糖尿病患者长期高血糖作用下, 肾小球血液灌注量不断增加, 从而产生大量微量白蛋白尿, 因此可根据其尿微量白蛋白水平判断患者有无内皮细胞功能紊乱现象, 并可评估患者有无出现颈动脉内膜病变[5]。
  综上所述, UA、尿微量白蛋白水平和2型糖尿病患者发生颈动脉内膜病变之间存在密切关系, 因此可将UA、尿微量白蛋白水平作为评估2型糖尿病患者是否发生颈动脉内膜病变的重要指标。
  参考文献
  [1] 付建芳.血尿酸、尿微量白蛋白水平与 2 型糖尿病颈动脉内膜病变的关系.南方医科大学学报, 2010, 30(1):140.
  [2] 朱凤平. 2 型糖尿病颈动脉内膜病变相关危险因素及与大血管病变的关系.安徽医药, 2014, 18(7):1324.
  [3] 沙依拉·海米提.血尿酸、尿微量白蛋白与 2 型糖尿病颈动脉内膜病变的相关性.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4, 34(1):209.
  [4] 胡芳志. 2型糖尿病患者尿微量白蛋白与脑组织代谢物变化的关系.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5, 53(2):43.
  [5] 曹雪峰.糖尿病肾病患者血浆基质金属蛋白酶-2和尿微量白蛋白的检测结果分析.广东医学, 2013, 34(8):1224.

体外膜肺氧合并发血流感染病原菌及耐药性分析-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摘要] 目的 了解重症医学科(ICU)中体外膜肺氧合(ECMO)治疗过程中并发血流感染病原菌的分布、耐药性特点以及可能的发病危险因素。 方法 选择2006年9月~2015年6月接受ECMO治疗并确诊发生血流感染的患者,对血培养分离到的病原菌进行鉴定和药敏学分析,并分析评价感染发生可能的危险因素。 结果 ECMO患者发生血流感染的血培养共分离出7株病原菌,其中革兰阴性(G-)杆菌5株,占71.4%,革兰阳性(G+)球菌2株,占28.6%;G-杆菌如肺炎克雷伯菌肺炎亚种、乙酸钙鲍氏复合不动杆菌、铜绿假单胞菌及大肠埃希菌对各种常用抗菌药物耐药严重,2株G+球菌分别为表皮葡萄球菌和头状葡萄球菌,对苯唑西林均耐药,但对万古霉素均敏感。ECMO时间≥7 d、置管部位出血等有可能是ECMO并发血流感染的危险因素。 结论 G-杆菌是ECMO治疗中并发血流感染的主要病原菌,且对多种抗菌药物耐药,G+球菌敏感性尚可,应根据病原学及药敏结果合理用药,ECMO治疗期间应对发生血流感染的可能危险因素应实行重点监控并积极避免。
  [关键词] 体外膜氧合作用;血流感染;病原;抗生素耐受性;危险因素
  [中图分类号] R563.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9701(2015)30-0018-04
  Analysis of pathogens and antibiotics resistance of bloodstream infection in patients undergoing 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
  LI Qian SUN Renhua HONG Jun HU Xiuping HU Bangchuan GONG Fangxiao
  Department of ICU, Zhejiang Provincial People’s Hospital, Hangzhou 310014,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pathogens,antibiotics resistance and the probable risk factors of bloodstream infection in patients undergoing 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ECMO) in our intensive care unit(ICU). Methods Blood samples collected from patients undergoing ECMO from September 2006 to June 2015 in ICU received bacterial culture and antibiotics sensitive test. The risk factors related to bloodstream infection in ECMO were identified and evaluated. Results 7 strains of pathogens had been isolated by culture and 5 of which were Gram negative bacilli (71.4%). 2 strains are Gram positive cocci (28.6%). Gram negative bacilli include Klebsiella pneumoniae, Acinetobacter calcoaceticus-baumannii, Escherichia coli and Pseudomonas aeruginosa. Most of the Gram negative bacilli were highly resistant to many kind of antibiotics. 2 strains Gram positive cocci were Staphylococcus epidermidis and Staphy- lococcus capitis. They were both Meticillin-resistant and all sensitive to Vancomycin. The duration of ECMO≥7 days, bleeding at the catheter site et al were probably the risk factors for bloodstream infection during ECMO. Conclusion Gram negative bacilli are the main pathogen of bloodstream infection during ECMO, and they are highly resistant to the most antibiotics agents. There are still some antibiotics sensitive to Gram positive cocci separated. The choice of antibiotics should be according to the pathogens antibiotics sensitivity test. The probable risk factors of bloodstream infection should be key-monitored and actively avoided.
  [Key words] 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 Blood stream infection; Pathogens; Antibiotics resistance; Risk factors  体外膜肺氧合疗法(extrcorporeal memberane orygenation,ECMO)是将血液从体内引到体外,经膜肺氧合再用泵将血液注入体内,针对一些呼吸或循环衰竭及休克的患者进行有效支持,使心肺得以充分的休息。ECMO在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严重心源性休克、心肺复苏、冠状动脉严重病变行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患者的辅助支持,以及心脏移植术前、术后过渡等疾病的救治中的应用日益增多,已成为医疗机构危重病治疗水平的体现[1,2]。然而,由于ECMO体内置管管径较粗、置管时损伤较大,体外管路长、连接膜肺及泵的接口较多等原因,导致ECMO治疗中并发血流感染的机会增多,并直接影响ECMO治疗患者的预后。本文对本中心ECMO治疗患者发生血流感染的病原菌及可能的危险因素进行总结,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回顾分析我院重症医学科2006年9月~2015年6月接受ECMO治疗的患者共34例,其中男21例,女13例,年龄15~88岁,平均45岁。ECMO应用指征包括重症心肌炎合并心源性休克12例,冠心病严重主干合并心功能不全PCI术中支持6例,重度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ARDS)6例,重症肺炎4例,心肌梗死合并心源性休克3例,骨折后脂肪栓塞综合征2例,急性肺梗死1例。建立ECMO地点,在重症医学科内21例,在心导管室6例,急诊室4例,外院转来3例。
  1.2 ECMO建立方法和参数
  15例患者使用日本泰尔茂公司的离心式EQL002-PCPS系统管道系统,19例患者使用瑞典MAQUET公司的ROTAFLOW离心泵及管道系统。V-A模式ECMO有23例,置管部位为股动脉和股静脉,V-V模式有11例,置管部位为颈内静脉和股静脉;置管方式切开+穿刺置管10例,经超声引导下穿刺置管24例;ECMO运转时间1~45 d。
  1.3 血流感染诊断
  ECMO并发血流感染属于院内感染范畴。ECMO支持过程中院内感染定义采用美国密西根大学医学院定义[3],即发生于ECMO开始24 h后与ECMO停机48 h内的院内感染。血流感染的定义参照卫生部2001年发布的《医院感染诊断标准(试行)》[4]。
  1.4 血流感染的监测和病原菌分析
  ECMO运转过程中常规监测患者体温、白细胞计数和分类、C反应蛋白、降钙素原等。隔日进行血细菌真菌培养及药敏试验。如患者出现疑似血流感染征象,即时加送血培养,更换或拔除介入性插管,如中心静脉导管等常规送检。血标本置于BacT/Alert120全自动血培养仪中培养,采用ViteK-32全自动细菌分析鉴定系统进行菌种鉴定及药敏分析,操作及结果判读严格按照临床实验室标准化协会(Clinical and Laboratory Standards Institute,CLSI)的微生物抗生素敏感标准,以2014年版[5]为最新标准。
  2 结果
  2.1 ECMO并发血流感染的发生率
  34例纳入研究患者有7例发生血流感染,发生率为20.59%。
  2.2 病原菌分析
  所有7例血流感染患者共分离到菌株7株(同一患者多次培养结果为同一种病原菌算作一株),其中G- 5株,占71.4%,G+ 2株,占28.6%,未分离出真菌菌株,病原学分类见表1。
  表1 ECMO并发血流感染病原菌种分布
  2.3 药敏试验结果
  7株致病菌的药敏结果见表2、表3。5株G-菌株对头孢菌素(包括第二、三、四代头孢菌素)均耐药,2株肺炎克雷伯菌肺炎亚种、乙酸钙鲍曼复合不动杆菌对β-内酰胺酶抑制剂的复合制剂也耐药,对碳青霉烯酶类也呈现耐药。除铜绿假单胞菌外,其余6株G-菌株对替加环素均敏感。2株G+菌株对苯唑西林均耐药,而对万古霉素、替考拉宁、利奈唑胺及替加环素均敏感。
  表2 5株G-菌株的药敏分析
  注:R:抗生素;I:抗生素中敏;S:抗生素敏感
  2.4 可能危险因素分析
  34例接受ECMO治疗患者中,按可能的危险因素分组,依据血流感染诊断标准对血流感染发生率进行分析。结果显示,ECMO治疗时间≥7 d血流感染发生率为37.5%(6/16),ECMO治疗时间<7 d组的发生率5.6%(1/18);V-A模式血流感染发生率为21.7%(5/23),V-V模式的发生率18.2%(2/11);置管方式为切开加穿刺的血流感染发生率为30.0%(3/10),置管方式为穿刺的发生率16.7%(4/24);置管部位出血时血流感染发生率44.4%(4/9),无出血时发生率12.0%(3/25);治疗过程中更换管路的血流感染发生率50.0%(1/2),未更换管路的感染发生率18.8%(6/32)。其中ECMO时间≥7 d、置管部位出血两种情况下血流感染发生率的差异较大,很有可能是ECMO治疗中血流感染发生的危险因素,但由于病例数量少,无法行统计学分析。
  3 讨论
  在ICU中,血流感染是重要的院内感染类型。EPIC II研究对全球ICU感染的横断面调查显示ICU患者血流感染发生率为7.76%[6]。ECMO相关血行感染是ECMO治疗期间最常见的医院感染类型,发生率为新生儿3.5%~30.0%[7],成人为16.4%[8]。本组资料结果显示ICU内接受ECOM治疗的患者血流感染发生率20.59%,高于前述ICU所有患者的发病率,而与其他资料中ECMO患者的数据相近,分析其原因包括:接受ECOM治疗的患者病情重、抵抗力差,置管手术创伤过大及置管时间过长,同时ECOM进行过程中的操作以及并发症如出血等也增加了感染的机会。本组资料显示,ICU中ECMO治疗并发血流感染的病原菌以G-杆菌为主,占71.4%,G+占28.6%,病原菌分布与我科以往血流感染病原菌的构成比有较大差异[9],这可能与本组病例数较少,病情较为危重且住院时间相对较长而更易感染G-杆菌可能有关。分离到的G-杆菌包括2例肺炎克雷伯菌及乙酸钙鲍曼复合不动杆菌、铜绿假单胞菌、大肠埃希氏菌各1例,与我国院内感染G-杆菌菌种分布的前四位相符[10]。其中,2株肺炎克雷伯菌对碳青霉烯类均耐药,显示出严峻的耐药形势。碳青霉烯类抗生素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治疗包括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的肺炎克雷伯菌感染最可靠的药物,但近年来耐碳青霉烯类的肺炎克雷伯菌日益增多,导致感染治疗成功率下降。肺炎克雷伯菌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耐药的主要机制为产肺炎克雷伯碳青霉烯水解酶(Klebsiella pnermoniae carbapenemase, KPC)。KPC存在于质粒中,易于传播,且同时携带有多种耐药基因,造成流行及极度耐药或泛耐药[11]。本资料中2株肺炎克雷伯菌对替加环素均显示良好的敏感性,与本地区的药敏研究结果相符[12],并且此2例患者经使用替加环素联合其他抗生素抗感染治疗后,病原菌均清除,血流感染均得到控制。
  2株G+菌血流感染的菌株分别为表皮葡萄球菌和头状葡萄球菌,均属于凝固酶阴性的葡萄球菌属,与国外报道的凝固酶阴性葡萄菌属是血流感染中主要的G+菌的报道一致[13]。2株葡萄球菌对苯唑西林均耐药,但对万古霉素、利奈唑胺及替加环素等均敏感,说明葡萄球菌的甲氧西林耐药仍然占优势,针对医院G+菌血流感染,仍可以选择万古霉素、利奈唑胺及替加环素等作为治疗药物。
  ECMO治疗中可能有多种并发症,而血流感染是严重的并发症,可能导致病死率的升高[14],需要加强监测并予以控制。ECMO治疗中并发血流感染与多种危险因素相关,研究发现[15,16],导致ECMO患者继发感染的最大风险因素是长时间ECMO血管插管,患者ECMO辅助时间超过7~10 d,发生ECMO相关感染,特别是血行感染的可能大大增加,患者死亡率相应明显增高。本组资料也表明7例血流感染患者中有6例ECMO时间≥7 d,是发生血流感染可能的危险因素,ECMO治疗时间长意味着患者病情更加危重。血管通路操作机会大,因此有更高的血流感染发生率。ECMO治疗期间应每日评估撤机条件,争取尽早撤机。同时,我们的资料还显示,ECMO置管部位出血也是发生血流感染的可能危险因素,由于局部出血使皮肤消毒难度增加,置管周围出血成为病原菌生长的培养基,有利于外界病原菌沿血管通路迁徙进入血管。ECMO实施时应让有经验的医生置管,置管前尽量避免使用抗凝药物,妥善缝合切口并固定管路,避免出血。对于ECMO治疗期间有危险因素的患者,应尽量减少对治疗ECMO管路的操作,尤其是接头部位,严格消毒隔离制度,加强医护人员的洗手制度,防止交叉感染等。
  综上所述,ECMO治疗中血流感染是常见且危重的感染并发症,病原菌以多重耐药的G-杆菌为主,治疗难度大,预后差。多种因素影响ECMO血流感染的发生,本组资料显示ECMO时间≥7 d、置管部位出血可能与感染发生相关。由于ECMO治疗技术要求高,费用昂贵,单中心资料病例数偏少,所得数据有限,亟需进一步积累病例或开展多中心合作以进一步了解ECMO并发感染的特点,为预防治疗寻找最佳对策。
  [参考文献]
  [1] Ventetuolo CE,Muratore CS. Extracorporeal life support in critically ill adults[J].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2014, 190(5):497-508.
  [2] Paden ML,Rycus PT,Thiagarajan RR. Update and outcomes in extracorporea1 life support[J]. Semin Perinato,2014,38(2):65-70.
  [3] Burket JS,Bartlett RH,Vander Hyde K,et al. Nosocomial infections in adult patients undergoing 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J]. Clin Infect Dis,1999,28(4):828-833.
  [4]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医院感染诊断标准(试行)[J].中华医学杂志,2001,81:314-320.
  [5] Clinical and Laboratory Standards Institute. Performance standards for antimicrobial susceptibility testing:Twenty-fourth informational supplement[S]. CLSI document M-100 S24. Wayne,PA:CLSI,2014.
  [6] Vincent JL,Rello J,Marshall J,et al. EPIC II Group of Investigators. International study of the prevalence and outcomes of infection in intensive care units[J]. JAMA,2009, 302(21):2323-2329.
  [7] Coffin SE,Bell LM,Manning M,et al. Nosocomial infections in neonates receiving 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J]. Infect Control Hosp Epidemiol,1997,18(2):93-9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